Site Overlay

作为澳国中兴5G布置的生龙活虎局地,澳国约有半数的4G设备由华为提供

【电工电气网】讯  华为近日对澳大利亚政府声称其构成安全风险的说法展开反击,表示澳大利亚称其引起安全风险纯属“孤陋寡闻”,这或将加剧北京-堪培拉之间的紧张局势。  此前有消息称,华为可能会被澳大利亚政府禁止参与该国的5G移动通信部署,因为担心华为受中国政府控制,导致敏感基础设施落入北京手中。  华为否认了这些指控,华为澳大利亚董事会主席约翰·洛德(John
Lord)和董事会成员约翰·布伦比(John Brumby)、兰斯·霍克里奇(Lance
Hockridge)在一封公开信中写道:“最近围绕中国的公开评论提到了华为及其在澳大利亚所扮演的角色,并引发了一些关于安全问题的观察评论。但这些评论中的许多信息都是不准确的,并且不以事实为依据。”  华为在公开信中坚称该公司是一家独立公司,在开展业务的170个国家中会遵守每一个国家的法律。而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澳大利亚约有55%的4G设备由华为提供,4G也是华为在当地的主要业务。澳大利亚官方的质疑声无疑将让华为在当地的5G业务拓展受到一定影响。  华为官方并未对记者回应公开信以外的信息。  否认安全指控  在华为2017年财报中,澳大利亚的业务量虽然并不多,在中国、欧洲中东非洲、亚太和美洲大区之后,位列“其他”。2016年华为澳大利亚收入为6.733亿澳元,同比增长5%,约合33亿元人民币。但这并不代表华为不重视该地区的发展。  作为海外的重要据点,华为澳大利亚董事会是其首个在海外设置的董事会,成立于2011年6月,同时也是华为4G业务的“产粮区”。资料显示,澳大利亚约有55%的4G设备由华为提供,4G也是华为在当地的主要业务。  但由于担忧采用华为的电信设备可能危及其国内安全,近期有消息称澳大利亚情报机构建议不要把华为纳入5G设备供应商名单。而在2012年,华为就被禁止为该国庞大的国家宽带网络提供设备。今年5月,澳大利亚阻挠华为在澳大利亚和所罗门群岛之间铺设互联网电缆。  澳大利亚政府尚未公开解释为什么阻挠中国电信和其他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在澳大利亚和所罗门群岛之间建设互联网电缆,但熟悉所罗门群岛协议的人士表示,澳大利亚担心中国可能会利用澳大利亚的电信基础设施,称这损害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  对此,华为选择通过公开信的方式予以“回击”。  “在我们开展业务的170个国家中,我们会遵守每一个国家的法律和准则。否则,我们的生意一夜之间就会结束。”华为在这封公开信中称,作为澳大利亚华为5G计划的一部分,华为已提议在澳大利亚修建一座评估和测试中心,确保对华为的设备进行独立认证。  但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对华为公开信的评论请求。  5G蛋糕志在必得  5G时代正在临近。  上周,首个真正完整意义的国际5G标准正式出炉,3GPP
5G NR标准SA(Standalone,独立组网)方案在3GPP第80次TSG
RAN全会正式完成并发布。5G
Release15完整版本SA是采用崭新设计思路的全新架构,在引入全新网元与接口的同时,还将大规模采用网络虚拟化、软件定义网络等新技术。加之2017年12月完成的非独立组网NR标准,5G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  而对于5G网络建设,澳大利亚也是积极的推进者。去年2月,Telstra在位于昆士兰黄金海岸的Telstra南港交易所开设了5G创新中心。该中心是澳大利亚境内测试下一代移动技术的基地,并将支持5G的早期商业部署,彰显了Telstra的技术领先地位。  爱立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董事总经理Emilio
Romeo表示,对于澳大利亚的运营商而言,截至2026年他们的收入将在传统服务收入的基础上增加48%。爱立信是华为在当地较有力的5G网络竞争者。  华为并没有回应第一财经记者关于此次事件对5G业务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但华为澳大利亚相关负责人约翰·洛德(John
Lordr)认为,如果华为5G设备被拒于门外,不仅将严重冲击华为在澳大利亚业务,澳大利亚5G市场因缺乏竞争,发展也会受影响。  事实上,随着5G建设的加速,伴随在华为身上关于网络安全的质疑并没有停过。2016年,华为大力推动海外区域子公司合规运营体系建设,在97个国家或地区任命和培养了合规官,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当地政府或企业对华为的疑虑。  但包括美国在内的部分地区依然对华为“紧闭大门”,除了运营商业务外,手机业务也艰难推进。  根据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在2017年第三季度中,华为的市场份额只有0.5%左右,而苹果占去了39%的份额,三星以18%排第二。Canalys分析师贾沫对记者表示,造成中国手机份额在美国普遍较低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三星和苹果在美国的根基较为牢固,留给其他厂商的空间并不大,又比如中国厂商被诟病已久的专利和安全问题。  在4月份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直言,“有些事情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与其无法左右,不如不理会。有些事情,放下了反而轻松。”在大环境难以左右的情况下,华为也只能如此。

华为近日对澳大利亚政府声称其构成安全风险的说法展开反击,表示澳大利亚称其引起安全风险纯属“孤陋寡闻”,这或将加剧北京-堪培拉之间的紧张局势。

爱立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董事总经理EmilioRomeo表示,对于澳大利亚的运营商而言,截至2026年他们的收入将在传统服务收入的基础上增加48%。爱立信是华为在当地较有力的5G网络竞争者。

但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Turnbull)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对华为公开信的评论请求。

而对于5G网络建设,澳大利亚也是积极的推进者。去年2月,Telstra在位于昆士兰黄金海岸的Telstra南港交易所开设了5G创新中心。该中心是澳大利亚境内测试下一代移动技术的基地,并将支持5G的早期商业部署,彰显了Telstra的技术领先地位。

“在我们开展业务的170个国家中,我们会遵守每一个国家的法律和准则。否则,我们的生意一夜之间就会结束。”华为在这封公开信中称,作为澳大利亚华为5G计划的一部分,华为已提议在澳大利亚修建一座评估和测试中心,确保对华为的设备进行独立认证。

根据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在2017年第三季度中,华为的市场份额只有0.5%左右,而苹果占去了39%的份额,三星以18%排第二。
Canalys分析师贾沫对记者表示,造成中国手机份额在美国普遍较低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三星和苹果在美国的根基较为牢固,留给其他厂商的空间并不大,又比如中国厂商被诟病已久的专利和安全问题。

5G时代正在临近。

但由于担忧采用华为的电信设备可能危及其国内安全,近期有消息称澳大利亚情报机构建议不要把华为纳入5G设备供应商名单。而在2012年,华为就被禁止为该国庞大的国家宽带网络提供设备。今年5月,澳大利亚阻挠华为在澳大利亚和所罗门群岛之间铺设互联网电缆。

华为否认了这些指控,华为澳大利亚董事会主席约翰·洛德(JohnLord)和董事会成员约翰·布伦比(JohnBrumby)、兰斯·霍克里奇(LanceHockridge)在一封公开信中写道:“最近围绕中国的公开评论提到了华为及其在澳大利亚所扮演的角色,并引发了一些关于安全问题的观察评论。但这些评论中的许多信息都是不准确的,并且不以事实为依据。”

作为海外的重要据点,华为澳大利亚董事会是其首个在海外设置的董事会,成立于2011年6月,同时也是华为4G业务的“产粮区”。资料显示,澳大利亚约有55%的4G设备由华为提供,4G也是华为在当地的主要业务。

上周,首个真正完整意义的国际5G标准正式出炉,3GPP5GNR标准SA(Standalone,独立组网)方案在3GPP第80次TSGRAN全会正式完成并发布。5GRelease15完整版本SA是采用崭新设计思路的全新架构,在引入全新网元与接口的同时,还将大规模采用网络虚拟化、软件定义网络等新技术。加之2017年12月完成的非独立组网NR标准,5G已经完成第一阶段全功能标准化工作。

图片 1

在4月份的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直言,“有些事情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与其无法左右,不如不理会。有些事情,放下了反而轻松。”在大环境难以左右的情况下,华为也只能如此。

但包括美国在内的部分地区依然对华为“紧闭大门”,除了运营商业务外,手机业务也艰难推进。

华为在公开信中坚称该公司是一家独立公司,在开展业务的170个国家中会遵守每一个国家的法律。而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澳大利亚约有55%的4G设备由华为提供,4G也是华为在当地的主要业务。澳大利亚的质疑声无疑将让华为在当地的5G业务拓展受到一定影响。

事实上,随着5G建设的加速,伴随在华为身上关于网络安全的质疑并没有停过。
2016年,华为大力推动海外区域子公司合规运营体系建设,在97个国家或地区任命和培养了合规官,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当地政府或企业对华为的疑虑。

否认安全指控

对此,华为选择通过公开信的方式予以“回击”。

此前有消息称,华为可能会被澳大利亚政府禁止参与该国的5G移动通信部署,因为担心华为受中国政府控制,导致敏感基础设施落入北京手中。

华为并没有回应第一财经记者关于此次事件对5G业务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但华为澳大利亚相关负责人约翰·洛德(JohnLordr)认为,如果华为5G设备被拒于门外,不仅将严重冲击华为在澳大利亚业务,澳大利亚5G市场因缺乏竞争,发展也会受影响。

澳大利亚政府尚未公开解释为什么阻挠中国电信和其他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在澳大利亚和所罗门群岛之间建设互联网电缆,但熟悉所罗门群岛协议的人士表示,澳大利亚担心中国可能会利用澳大利亚的电信基础设施,称这损害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

华为并未对记者回应公开信以外的信息。

作为海外的重要据点,华为澳大利亚董事会是其首个在海外设置的董事会,成立于2011年6月,同时也是华为4G业务的“产粮区”。资料显示,澳大利亚约有55%的4G设备由华为提供,4G也是华为在当地的主要业务。

5G蛋糕志在必得

在华为2017年财报中,澳大利亚的业务量虽然并不多,在中国、欧洲中东非洲、亚太和美洲大区之后,位列“其他”。2016年华为澳大利亚收入为6.733亿澳元,同比增长5%,约合33亿元人民币。但这并不代表华为不重视该地区的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