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惠城区人民法院执法人员在联鑫照明有限公司厂门贴上封条,联鑫照明的倒闭

图片 1

此前,惠州联鑫照明因挂着一块“雷士照明五金分厂”的牌子而为供货商所信任;十一月四日,当其厂门被惠州市政府贴上封条时,联鑫照明因拖欠货款而被供货商所谴责。这家雷士眼皮底下的照明公司的倒闭,对于整个行业来讲,也许无关痛痒,但对于行业中与其处境相近的企业来说,却无异是霹雳惊雷,足以引人警醒。

昨日上午,法院执法人员在联鑫照明有限公司厂门贴上封条。公司100多名工人被拖欠了2个月工资;数十家供货商堵在厂门外,追讨几万至上百万不等的货款。

其实早在去年9月,部分敏感的供应商便觉察到了联鑫照明的不正常,并开始停止供货催要货款。联鑫照明能够“熬”到今日,可见其管理层也确实做出了一番努力。但人算不如天算,市场环境的急转直下,使得联鑫照明试图挽狂澜于即倒的最后一届法人代表也无力回天。也许,熟悉内情的人会认为,联鑫照明申请的一笔500万元银行贷款的泡汤,是压到联鑫照明的最后一根稻草。但联鑫照明自身的羸弱,当是其抗压能力不强的主因。

昨日上午,惠城区人民法院执法人员在联鑫照明有限公司厂门贴上封条。公司的100多名工人呆在宿舍,他们希望能拿回被拖欠了2个月的工资;公司的数十家供货商堵在厂门外,他们希望能要回几万至上百万不等的货款。联鑫公司的相关负责人目前无法联系上,政府部门介入调查处理。

市场总是无情。“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自然法则在这里同样适用。市场上的强者可以食肉糜,而弱者则只能嚼草根甚至消亡。联鑫照明在这时的退出,可以说是其自身羸弱和“市场选择”双重作用的结果。

货款打了折 仍然拿不回

当然,联鑫照明的倒下并非孤例,也并非毫无影响。在此之前,已有不少企业在无声无息中消失,成了“孤魂野鬼”,这些企业的消失,可以说是危机来临前的预警;而联鑫照明的倒闭,在低迷的市场大潮中引发了一串回响,为行业敲响了警钟。只是这警钟,可能是倒闭高潮的到来,也可能是前期企业倒闭暗潮的终止音符。

昨日上午,位于汝湖雷士工业园里的联鑫公司厂门紧闭,门口贴着惠城区人民法院的封条,厂房内一片寂静。

当下是市场低迷期,也是危机高发期,风声鹤唳,人人草木皆兵。一家企业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便会被危机四伏的市场无限放大,招来满城风雨。放在平时,联鑫照明的倒闭,必不致于引起行业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也不致于让雷士这样的企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与其划清界限,并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

“此前,这家公司名称为索菲照明有限公司,2006年年底搬迁到雷士工业园里。”一家供货商的代表老林称,当年,他们给索菲照明有限公司供货,一直到公司改名从未断过,双方合作比较顺利。“去年9月份,我们觉得联鑫公司有点不对劲,就停止给他们供货”,这个时候,联鑫已经拖欠老林所在公司70万元的货款。

在当前这样的市场疲软期,“明哲保身”几乎也成了所有企业和企业主的共识。但这种“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做法,短期内也许于己有利,但从长远看来,却有可能使自己陷入孤立的境地,并使整个行业的企业各自为战,导致行业缺乏凝聚力。同行之间的友好合作和适度竞争,对于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弊。

发现“不对劲”的不单单是老林。来自南海的供货商代表陈先生表示,因为联鑫公司一直无法结算货款,去年9月份开始他们就停止给该公司供货,今年3月份盘点结算,发现联鑫公司欠款32万未还。希望能早点拿回货款的陈先生请示公司,将32万元货款打折成22万元,之后联鑫公司陆陆续续还了10万多元,“现在还欠11万,不知道去哪里拿回来了。”

市场的低迷,是整个宏观经济环境所致,非某一行业所特有,也非某一行业、更远非某一企业所能改变或与之抗衡。中照协理事长陈燕生预言,照明电器行业的回暖至少要到明年下半年。其言下之意便是,在今年年底至明年上半年这一时间段内,中国照明电器企业还得勒紧腰带过日子。在这段时间里,毫无疑问会有部分企业从行业中退出,但大部分企业依然还是会沿着原有轨道前行。

从事装修工程承包行业的老温去年8月份承揽了联鑫车间装修工程,完工后联鑫公司拖欠老温4万元的工程款,久追未果之下,老温主动提出工程款打七折,“打了七折我是要亏本的。为了早点收回工程款我都没办法了。”但是直到现在,这笔打了七折的工程款老温还没拿到手。

前行的企业总会遇或大或小的难题。对于一些小问题,可自行化解者,当然无须他人驰以援手。但当遇到无法逾越的鸿沟时,积极地自我拯救虽然是首要的、必须的,但同行的援助也是直接的、有效的。

雷士称该公司只是其供货商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这是我们媒体的责任,也是我们照明行业中那些有余力对他人驰以援手的企业之责任。在当前的困难期,大家惟戮力同心,方可共渡难关。倘使一些行业媒体,仍然只是大肆地吹捧,一味地为大企业歌功颂德,而无视行业危机之所在,这无疑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这样的媒体,即使赚得盆满钵满,也与乞丐无异。倘使有能力之企业,只是独善其身,对濒临破产之企业坐视不管,见死不救,这无疑也是一种莫大的罪过;这样的企业,即使运作得如同微软一样,也同样会为千夫所指。

数十家供货商代表堵在已经贴上封条的厂门口。供货商们告诉记者,本月2日下午,有人发现联鑫公司车间里几套价值200万元的机器设备和价值100万元的成品被搬走,只剩下一些需要动用吊机才能搬运的大型机器设备。车间工人离去,大门开始紧锁。闻讯赶来的供货商越来越多,前日上午,他们进行了相关登记,登记表显示,联鑫公司拖欠的货款超过千万,“这还不包括一些在南海、东莞等地尚未知情或者尚未赶过来的供货商。”

撰写/编辑:中国照明网 墨默

目前登记显示被拖欠最多货款的是南海一家电器公司,该电器公司代表林女士称,去年7月-12月,他们给联鑫陆续供应灯线及灯头,联鑫公司拖欠电器公司的货款达到120万时,电器公司终止给联鑫公司供货。“其间他们给我们支付过一张20万元的支票,提款时却发现联鑫公司账户户头余额不足。支票成了空头。”

据了解,根据目前统计的登记结果,联鑫公司共拖欠20多个供应商的货款逾千万元。供货商们表示,此前联鑫公司外墙上一直挂着一个“雷士照明五金分厂”的牌子,他们一直以为联鑫公司和雷士照明是一家,雷士照明的信誉度一直很高,所以大家都放心供货。

雷士照明相关负责人指出,联鑫公司只是承租雷士工业园的厂房进行生产,给雷士照明加工成品,是雷士照明的供货商。该名负责人谈到,目前联鑫公司相关负责人无法联系上,该公司还拖欠雷士照明一笔厂租及水电费用未结清。

政府承诺工人工资将结清

雷士工业园相关人士谈到,联鑫公司更换了三届法人代表,最后一届法人代表接手后,本来想盘活公司,近期还向银行申请了一笔500万元的贷款,请来担保公司做了担保。由于近日有些供货商集中催要货款,有供货商在工业园里挂出横幅,还在联鑫公司厂门外采取敲锣打鼓的方式催款,联鑫公司的这笔银行贷款也泡汤,联鑫公司无法正常运作,只能倒闭。

联鑫公司有100余名工人,公司拖欠着工人们两个月的工资。昨日,相关政府部门赶到现场处理,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工人们被拖欠的工资将全部结清。遭拖欠货款的供货商们表示,他们将集体以“经济诈骗”的罪名将联鑫公司告上法庭。

编辑:LC-H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