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实现煤炭产业绿色低碳发展,乙炔法煤化工新工艺

在近日举行的“2019中国企业家‘第九届能源高层对话’”上,中国工程院专家表示,开发西部煤炭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举措,我国煤炭利用取得了很大进展,煤炭完全可以变成一种绿色低碳能源。  我国资源禀赋具有“富煤、贫油、少气”特点。由于受到国际局势动荡加剧、国内经济增速换挡、能源和经济结构调整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必须预防石油依赖及石化原料供应的风险。从这个意义上说,坚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维护、发展能源供应和能源安全,是推动我国能源技术革命的重要基石。  在我国,煤炭早已由单一燃料转变为燃料与原料并重。近年来,以生产可替代石油化工原料和洁净能源为主的现代煤化工产业迅猛发展,相继攻克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等一系列技术难题,掌握了煤炭气化、液化的一大批自主知识产权,煤炭深加工转化整体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同时,也要看到国内现代煤化工产业方兴未艾,尽管生产技术已经成熟、示范效果和规模效益凸显,但产业化仍处于初级阶段,存在投资规模过大、产业经济性受限、技术水平有待提高、环境约束增大等问题。  能源革命是战略问题,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煤炭更要革命,但革命的目标不应是去煤化,而是要实现煤炭全产业链的清洁、高效和可持续,还要兼顾经济型、碳排放、安全生产等,实现煤炭产业绿色低碳发展。煤炭在我国的战略资源作用难以替代,若能在发展规划、技术研发、产业政策等方面给予支持,提供技术创新、系统优化、经验积累的空间,推动以煤制油为代表的现代煤化工产业尽快走向成熟,将为国家能源安全和现代化工乃至国民经济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笔者认为,应从四个方面着手。第一,提升煤炭在国家能源安全保障中的战略地位,以长远眼光和战略耐心培育现代煤化工新兴产业,做好大规模资源储备和技术储备,防范应对极端情况下的能源安全问题。第二,把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放在更加突出位置。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就是绿色发展,做到这些须加大研发创新,实现关键技术突破,以更环保严格的标准倒逼煤制油煤化工技术创新。第三,鼓励企业向高端精细化学品方向延展下游产业链,实现从基础原料到清洁燃料,再到精细化学品,最后到功能材料的不断转化和跨越,持续提高以煤制油为代表的现代煤化工产业整体经济性。第四,加强高浓污水、固体废弃物等处理技术开发,探索规模化、工业化二氧化碳捕集封存技术并实施一批试点工程,大力推进二氧化碳加氢气制燃料和化学品技术研发与产业化,最大限度减少碳排放。  (作者系宁夏宁东能源化工基地管委会副主任)

作者:于立霄

新工艺颠覆了现代煤化工技术,破解了制约煤化工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难题,具有节能、减排、增效、低耗等技术优势。这将开启中国煤炭消费与利用的革命,实现煤炭从燃料转为原料的高效清洁利用,在促进制造业、重工业、重化工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从源头减少污染物和二氧化碳排放。

中新网北京3月11日电 (记者
于立霄)中国科技创新再次发力,最新研发具有节能、减排、增效、低耗等优势的煤化工技术——“乙炔法煤化工新工艺”今天在北京发布,该项新工艺为绿色低碳发展提供重要的科技支撑。

与国际流行的以煤炭气化为龙头的现代煤化工工艺路线不同,新工艺通过颠覆性技术创新,以“蓄热式电石生产新工艺”为核心,在生产低成本乙炔的同时,还能生产出大量的氢气、一氧化碳、石油、天然气,再经过复杂的合成反应生成烯烃、汽柴油、甲醇、天然气、乙二醇、芳烃等重要的能源化工产品。

但是,我国以煤气化为龙头的煤化工行业,一直被投资大、能效低、水耗高、经济性差等问题所困扰,尤其是近两年来全球石油价格暴跌近70%,导致煤化工几无利润可言。

此项新工艺由我国民营科技企业神雾环保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神雾环保董事长吴道洪在发布会上表示,当前,我国面临能源需求上升和环保压力增加的双重倒逼。石油、天然气的对外严重依赖,决定了我国必须做好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这篇文章。

乙烯、丙烯等低碳烯烃是重要的基础化工原料,迄今为止世界范围内的低碳烯烃绝大多数由石油、天然气作为原料加工得来。近十年来,我国大力发展煤化工,约有20%的低碳烯烃是由煤气化法制烯烃工艺产出的,但近两年石油价格暴跌使其经济性受到巨大影响。

谈到新工艺未来发展前景,吴道洪表示,未来我们以煤制乙炔化工为龙头的现代煤化工,将加速新能源进入化工产品生产时代,使煤炭作为原料,而不再是燃料,真正意义上实现多用煤、少烧煤,从源头上治理环境污染。他自信地说:“依托颠覆性的煤化工技术,煤炭将是未来的黄金。”

吴道洪表示,根据我国的资源禀赋应该继续多用煤,但分散式、粗放式的烧煤的方式已行不通,唯有发展清洁、低碳煤化工,将煤炭从燃料变为原料,多用煤少烧煤,才是出路所在。煤化工行业迫切需要新的工艺和技术。

此外,我国能源结构特点是“富煤、贫油、少气”,目前煤炭的利用方式对水、土壤、大气等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影响,我国二氧化硫排放量的90%、氮氧化物排放量的67%、烟尘排放量的70%、人为源大气汞排放量的40%、二氧化碳排放量的70%以上均来自于燃煤。

吴道洪介绍说,最新研发的乙炔法制烯烃路线,完全颠覆了上述两种烯烃生产路线,为我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创新出了一条新途径。他强调,这意味着以中低阶煤炭和石灰为原料、以电为能源可以生产石油化工行业的所有下游化工产品。我国每年13.2万亿元的石化产品,有望摆脱对外依赖的局面,能源安全将有新的保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